又爆雷!市值15亿股权被冻结,涉这家“世界500强”旗下金融机构!又两只A股退市,3万股民踩雷!昔日“电子大王”凉了

中国基金报记者 南深

5月25日,爆雷数月的雪松信托再传噩耗,所持1.7亿股国盛金控股权被冻结,市值约15亿元。

作为国盛金控二股东的雪松信托还与公司存在业绩补偿纠纷,其未按照与公司签署的《业绩承诺补偿协议》履行约38亿元的补偿义务,公司于2022年4月向南昌仲裁委员会提出仲裁申请,于2022年4月21日获受理。此次冻结无疑将给业绩补偿增添新变数,仲裁即便获胜执行也将变得极为困难。

目前除雪松信托外,号称世界500强的整个雪松系均身处险境,2022年2月以来,雪松实业及其控股股东雪松控股发生多起被执行信息,作为主要发债主体雪松实业迟迟无法发布2021年年报,违约概率较高,评级被联合资信连续下调已来到“BB”,并且展望负面。雪松系的两家上市公司齐翔腾达和雪松发展股权也被司法冻结,面临失去控制权的风险。

雪松信托所持国盛金控股权突然被冻结

据国盛金控公告,公司近日在中国证券登记结算有限责任公司深圳分公司查询,获悉公司股东雪松国际信托股份有限公司(下称雪松信托)所持公司部分股份被司法再冻结。具体来看,此次共冻结三笔股权,合计1.7亿股,占其所持股份比例54.41%,占公司总股本比例8.76%。至此,雪松信托持股累计被冻结约1.78亿股,占其所持股份比例的56.97%,占公司总股本的9.18%。

雪松信托前身是中江信托,2017年、2018年发行的信托产品发生大面积爆雷,就在此时雪松系实控人张劲充当白衣骑士,耗费巨大代价获得实控权,拿下这张宝贵的信托牌照。2018年12月23日,银保监会公告显示,雪松控股已经正式受让领锐资管、大连昱辉、天津瀚晟同创和深圳市振辉利4家公司持有的中江信托71.3%的股权,成为中江信托第一大股东。

而入主后的雪松系,转手就将雪松信托持有的3.12亿股国盛金控股份,100%质押给了中国华融广东分公司用于融资担保。此次股权冻结公司未披露被具体原因,大概率应来自于中国华融。

而雪松系入主后约两年,雪松信托发行的大量产品也开始出问题。据媒体报道,今年2月上百投资者聚集于广州市的雪松控股总部,事件导火索是雪松控股担保、并由旗下雪松信托等公司推荐的金交所产品逾期,自2021年4月产品陆续到期并违约后,雪松控股方面陆续发布一些兑付方案,但均未实现。投资者的不完全统计显示,金交所涉及的投资者8000余人,总金额约200亿元。

不过200亿的数字遭到雪松方面否认,在“雪松国际信托”微信公众号,雪松信托对外界的关注焦点进行了说明:雪松国际信托目前组织架构稳定,经营正常有序开展,并不存在外界误传的有200亿规模的逾期项目。长青系列产品,目前存量为20亿元左右,公司各方已经在加快处置,积极沟通回款。

38亿业绩补偿执行难

对国盛金控的中小股东来说,更需要关注的是雪松信托股权被冻结后,如何来履行数年前国盛证券资产注入上市公司时其给出的业绩补偿承诺。

2016年度,国盛金控完成对国盛证券100%股权的收购。交易对手方之一中江信托承诺国盛证券2016年度、2017年度、2018年度经审计净利润分别不低于7.4亿元、7.9亿元、8.5亿元。若国盛证券未实现承诺净利润,中江信托将对公司进行业绩补偿。2016年至2018年国盛证券累计实现净利润10.61亿元,业绩承诺完成率为44.58%,中江信托应履行业绩补偿义务。

在张劲入主后,上述补偿义务也就落在了更名后的雪松信托身上。根据双方《业绩承诺补偿协议》及承诺业绩实现情况,雪松信托应补偿金额为38.4亿元(暂未包括违约金),其中,雪松信托应以1元的总价格向国盛金控转让应补偿股份3.12亿股,返还现金股利540万元,并支付现金补偿款18.3亿元。截至目前,上述补偿协议涉及争议,雪松信托补偿义务尚未履行。

鉴于雪松信托未履行相应补偿义务,国盛金控于2022年4月向南昌仲裁委员会提出仲裁申请,仲裁申请于2022年4月21日获受理。截至目前,该仲裁案件尚未开庭审理,公司称本次冻结股份事项对前述业绩承诺补偿事项的影响将取决于仲裁裁决的结果及其执行情况。但有一点可以确定,即便仲裁赢了,随着雪松信托上述股权近六成被冻结,执行起来也会变得愈发困难。

在推动雪松控股履约过程中,国盛金控本身的做法也颇为蹊跷。

根据公司的披露,2018年11月,雪松信托就《业绩承诺补偿协议》对公司等三人提起侵权之诉;2019年2月,公司提起反诉,请求江西高院判令雪松信履行补偿义务。2019年12月,江西高院作出裁定,认为公司与雪松信托签署的协议订有仲裁条款且合法有效,驳回雪松信托的起诉和公司的反诉。2020年4月,公司就江西高院原裁定提出上诉并获最高人民法院受理。2020年5月25日,公司收到最高法院裁定:驳回上诉,维持原裁定。最高院裁定为终审裁定。

但是,公司收到终审裁定近两年后,才于2022年4月向南昌仲裁委员会提出仲裁申请。仲裁受理后一个月,雪松信托本应用于履行业绩补偿义务的前述股份突然被冻结。25日下午,中国基金报记者拨打国盛金控投资者联系电话试图采访,但电话无人接听。

雪松系深陷困境

除了雪松信托,总体看整个雪松系都身陷困境。目前雪松控股及主要发债平台雪松实业均被列为被执行人,旗下两家上市公司股权被司法冻结,可能面临失去控制权风险,部分融资可能存在逾期并涉诉。

因年度审计工作未完成,雪松实业于4月29日、5月13日、5月20日在上交所指定信息披露平台披露了《雪松实业集团有限公司关于无法按时披露 2021年年度报告的公告》和《雪松实业集团有限公司关于2021年年度报告延期披露进展公告》等。截至目前,公司尚未确定审计机构,暂无预计披露时间。

根据雪松实业半年报,截至去年年中,雪松实业各类受限资产账面价值总额达到256.98亿元,占总资产近30%。其中,近一半的现金受限,金额24.84亿元,所有应收票据受限,金额16亿元,76%的投资性房地产受限,金额52亿元。雪松实业已将其持有的雪松发展与齐翔腾达股份大比例质押,分别达到97.44%和86.16%,不仅如此,除两家上市公司外的其他子公司,均是100%质押。

5月9日,联合资信发布公告,将雪松实业主体和“19雪松01”的信用等级由“A-”下调至“BB”,展望负面。

而雪松发展的营业收入也是个迷,2022年1月22日,雪松发展发布公告,撤换前任审计师中兴华会计师事务所。中兴华所认为,雪松发展的供应链业务属于“与主营业务无关的业务收入和不具备商业实质的收入”,应当扣除。但是,雪松发展管理层不认同前任会计师事务所的说法,认为公司自2021年上半年“供应链业务”贡献收入占总收入81.82%,已发展成主营业务之一,不应属于《上市公司业务办理指南第12号-营业收入扣除关事项》认定的营业收入扣除项。

中兴华被“炒掉”之后,雪松发展聘请了中喜会计师事务所做年报审计,但中喜所对公司2021年度财务报告也还是出具了保留意见加强调事项段的审计报告。

又两只A股退市

据证券时报报道,5月25日晚又有两公司收到交易所退市决定。*ST厦华、*ST环球两公司先后公告称,公司5月25日收到上交所关于公司股票终止上市的决定,公司股票将自6月2日进入退市整理期,预计最后的交易日期为6月23日。截至最新报告期,*ST厦华的股东户数为1.21万,*ST环球为2.07万。

昔日厦门“电子大王”告别A股

“冻牛肉”收入保不了壳

曾经风靡一时的厦门彩电生产企业,由于各种各样的原因,最终还是告别了A股。

*ST厦华5月25日晚公告称,公司收到上交所《关于厦门华侨电子股份有限公司股票终止上市的决定》,上交所决定终止公司股票上市。

公司因2020年度经审计的净利润为负值且营业收入低于1亿元,公司股票自2021年5月6日起被实施退市风险警示。

2022年4月29日,公司披露的2021年年度报告和年审会计师出具的《关于对厦门华侨电子股份有限公司2021年度营业收入扣除情况的专项核查意见》显示,公司扣除非经常性损益后的净利润为-623.77万元,营业收入1.52亿元,扣除与主营业务无关或不具备商业实质的收入后的金额为零元。

上述情形触及《上海证券交易所股票上市规则》相关规定的终止上市情形,经上交所上市委员会审核,上交所决定终止公司股票上市。

“北有青岛海尔海信,南有厦门厦华夏新。”凭借出产的精品国货,厦门曾一度被人们熟知。其中,厦华电子是厦门的“电子大王”,更是曾经中国彩电行业的“霸主”‍,曾将TCL、创维、长虹、海尔、海信、康佳等彩电品牌远远甩在身后。

然而在上世纪末,厦华陷入了多元化扩张的泥潭,2014年公司停止了原彩电业务并进行了相关资产、负债与人员的清理。2015年开始拓展电子通信产品采购与销售的小额供应链业务,但该领域市场竞争激烈,利润水平低,主营业务羸弱,盈利能力不足。2016年公司营业收入3.73亿元,归母净利润为-0.05亿元;2017年公司营收下滑95.33%至0.17亿元,净利润亏损0.12亿元。

随后的2018年、2019年、2020年公司的营收分别为0.31亿元、0.28亿元、0.09亿元。但进入2021年,也是退市新规执行落地的一年,公司营收突然大幅增长1691.69%至1.52亿元,但净利润仍亏损0.05亿元。

为了保持上市地位,公司费尽心机,突然大量新增进口牛肉等业务,公司营收突然暴增至1亿元以上。

但随后交易所也立即下发问询函,问题直指公司营业收入大幅新增进口牛肉等业务真实性、公司营业收入扣除等核心。

*ST厦华此前回复交易所问询函中坚称,公司从事的主要业务是农产品及食品供应链管理等业务,农产品—肉类是公司业务收入的主要来源。并且公司还认为,农产品—肉类—进口冻牛肉/猪肉业务是可持续性的,该项业务不属于“未形成或难以形成稳定业务模式的业务所产生的收入”。

但会计师事务所给出的审计意见中均表示,由于未能完成全部审计工作,审计意见尚未形成,无法发布最终意见。

直至4月24日,在监管下发的督促风险提示工作函中,会计师事务所“绕过”公司,给出了最终审计意见,认为结合取得的审计证据,同时根据上交所退市指标营业收入扣除的相关规定,经该所管理委员会讨论,拟将公司冻牛肉的营业收入列为“与主营业务无关的业务收入”。

*ST环球年报难产

与*ST厦华一起退市的还有*ST环球。因公司2020年度营业收入扣除后金额低于1亿元且扣非净利润为负,公司股票于2021年被实施退市风险警示。4月30日,公司未在法定期限内披露最近一年年度报告。

上述情形属于《上海证券交易所股票上市规则》相关规定的股票终止上市情形。根据《上海证券交易所股票上市规则》相关规定,经上交所上市委员会审核,上交所决定终止公司股票上市。

此外,因公司未在法定期限内披露2021年年报,5月6日,中国证监会决定对公司立案。

编辑:舰长

普京最新签令!乌克兰:马里乌波尔一公寓废墟发现200具尸体!乌外长:顿巴斯地区情况“极其糟糕”!俄外交部:不存在俄退出的可能性

posted on 2022-05-27  作者:admin  阅读量:

栏目导航

神彩争霸平台,神彩争霸官网,神彩争霸网址,神彩争霸下载,神彩争霸app,神彩争霸开户,神彩争霸投注,神彩争霸购彩,神彩争霸注册,神彩争霸登录,神彩争霸邀请码,神彩争霸技巧,神彩争霸手机版,神彩争霸靠谱吗,神彩争霸走势图,神彩争霸开奖结果

Powered by 神彩争霸 @2018 RSS地图 HTML地图